小窝。爱茜茜,爱无归~LC幽蛮歌菲大本命。
狒狒14玩家~单机社畜ww
二三次元混迹,欢迎同好勾搭交流。
燕无归夫人交流群:787724251

关于从前

 董涛跟武双双的认识,是在他们互相挑明身份之前的三年,那个时候董涛刚刚从国外回来接手关于武双双的盗窃案,他们对彼此都还一无所知。
从陌生到陌路,这之中的距离若非亲历, 难与他人说。
  
  ㈠.
  
       跟武双双儿时的叛逆不同,董涛从小都是一个听话的孩子,他成绩优异,除此之外对于父母的话也是言听计从,这大概,与他亲眼目睹自己的哥哥董森惨死有关。
  
       五岁未满的时候,家里进了贼,父母都还未归家,这贼许是踩点过几次,知道此时家中并无大人才选在这个时间下手。
       两个小娃娃,一个四岁,一个八岁,都还没有那贼人的腰际高。傍晚刚过,旁边的住屋都没有人回家,小孩子窝在角落中瑟瑟发抖,贼人蒙着面,看不清全貌,撬开门锁进来后观察一番后便如无人之境翻找起来,八岁的哥哥一直抱着尚小的董涛。起初那贼人似乎也没有起什么心思,只对有钱之物感兴趣。大概十五六分钟后,他里里外外翻了个遍,却什么也没找到,怒火上心头,恶狠狠的盯着角落里的人。八岁的娃儿为了保护弟弟,虽然害怕却在眼神上也不肯示弱。贼人怒火正旺,啐了一口,走向两人,将两人强行分开,抓起五岁的董涛,将小董森踢到一边便是要往门口走,小董森几乎是来不及顾及疼痛,下意识的爬起来扯住那人的裤腿,扯住后便是死死的拽住,随即张开嘴巴,一口咬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 小董涛顿时感觉到自己狠狠地掉在了地上,身体疼痛不已,耳边此时却传来喘气声。
       睁开眼一看,自己的哥哥正被那人抓在空中,掐住脖子。眼泪从眼中夺眶而出,“哥哥!”董涛已经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慑,也感觉不到自己身上的疼痛,只能保持着躺倒的姿势,睁大着双眼动也不动的看着自己的哥哥挣扎、厮打,双脚不停的在半空中踢着。那人一边掐住脖子,一边狠狠地加重力道钳住小董森的鼻口,避免他发出声音。
       慢慢地、慢慢地,连细微的呼吸声也听不到,眼泪流干,挣扎停止。剩下的只有空气中尘埃的飘动,天已经完全变黑,室内没有灯光的照明,小董涛却一直盯着刚刚的哥哥被抓起来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嘭的一声,是什么被扔在了地上。
       感觉到有人在靠近慢慢自己,小董涛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,小小的他还没有从刚才的残忍画面中抽出意识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门没锁?”
       是妈妈的声音!小董涛几乎是一个激灵脑子腾的醒了,大喊了一句“妈妈!!”此时门已开,原本离他几步远的贼人,见状马上趁黑不知道从哪个窗户,逃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这!这是怎么了?!”打开灯的父母看着眼前的情形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:家里被翻的七零八落,小儿子眼睛似铜铃般睁大,脸上毫无血色,大儿子仰面睁眼躺在地上,脸色泛紫,嘴角有些许的口水,脖子还有着红色的血印,清晰可见。
       而被忽然来的照明亮到的董涛终于眨了眨自己的眼睛。看着自己的父母,转而看了一眼在地上的哥哥,木讷的张了张嘴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       父亲过来抱起了他,母亲过去扶起了哥哥,没过多久便听到母亲已经泣不成声,抱着小董森的尸体嚎啕大哭起来,尸体还有些许余温,呼吸却早已停止。小董涛看着自己的母亲抱着自己的哥哥,目光呆滞,转头看见自己的父亲掏出手机按了几下,放在耳边通话,似乎是在说哥哥被杀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挂掉电话后的父亲抹去小董涛脸上的泪痕,抱着他走到小董森的身边,啪的跪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……儿啊……”父亲虽有哭腔却始终没有流泪,抚摸着小董森的脸颊,被抱在怀里的董涛,近距离看着自己哥哥睁开的眼睛,嘴角的白色口水,凌乱的衣襟,听着母亲泣不成声的哭腔,终于也哇的一声大哭起来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这天,正好是董涛五岁的生日,父母请了假特意提早下班,带回了生日蛋糕,准备热热闹闹的庆祝一番。而此时此刻,蛋糕早已被扔在了门口,盒子虽然看起来无恙,但内里,想必也早已是碎裂开来。

评论

© 梁安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