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窝。爱茜茜,爱无归~LC幽蛮歌菲大本命。
狒狒14玩家~单机社畜ww
二三次元混迹,欢迎同好勾搭交流。
燕无归夫人交流群:787724251

喜欢你的感觉

>董涛

执行任务的时候,变的胆小了,情绪多了;

担心自己不够整洁干净,害怕约好的那天天气不好;

加入她的世界,参与她的喜悦;

酒足饭饱后的微笑,携手漫步时的温柔;

随着她情绪的变化而变化;

想让哥哥见见,如果可以的话多好。


>武双双

想学做菜,哪怕是最简单的;

晨跑的时候不会再带上耳机;

让自己的肌肉尽可能的不那么明显;

想上理发店换一种发型;

买了一面全身镜;

研究典籍的时候,看到一些有关男女之间的故事会浮想联翩。

(Ⅰ).

“吹蜡烛许愿吧,寿星~”

“我希望……”

“哎哎哎,不能说出来啊,说出来就不灵了。”

“噗。”

“你干嘛?有什么好笑的。”

“你啊……”董涛伸出手,摸了摸坐在自己对面的她的头。

“别打岔,快许愿!这可是我第一次做蛋糕诶。”顺手抄下他不安分的爪子,握住。

“好好。”嘴角笑容未散,双手合十,闭上眼轻轻的许下愿望。

两人默契的一起吹掉了蜡烛,灯亮,四目相对。

(Ⅱ).

“阿武。”

“恩。”

“嫁给我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抽出自己被握住的手,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了一枚戒指,眉眼弯弯看着对面的人,面上无碍,心里却已经紧张到要命。

“噗……好啊。”

戒指缓缓套入她的无名指。

(Ⅲ).

“董涛。”

“恩?”

“你刚刚是不是许愿我答应你的求婚啊?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“啧,真是不划算……”她看着自己的无名指笑了笑,“想不到我第一次做蛋糕,就把自己给卖了。”

“那我用以后的所有生日来赔偿你这个蛋糕,怎么样?”

“哼,就算你乐意姐可还要考虑。”

“那你手上的东西可是要还回来,否则我就追着你不放。”

“好啊,看是你的追的快,还是我逃的快。”

“你逃到哪,我就追到哪。”董涛理了理她鬓边的发丝,轻轻说着。

“……好啦好啦,你这家伙,总是这么认真,蛋糕再不吃小心我全糊你脸……唔……”

空气渐热,灯光变暗,夜晚的天空久违的挂着些许星星,一闪一闪。

星光洒进房间,神秘又温柔。

手背的指节因为紧张过度而发白,紧紧地抓着桌子边缘,武双双感觉自己快要被眼前的人吞噬。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红着脸分开,呼出的气息在彼此的肌肤上弥留。

两个人,不敢抬头。

(Ⅳ).

渐渐地,感觉自己的心跳慢了下来,想要抬眼偷看,却没有勇气。

低着头,眼神落在了无名指上。

看着那枚戒指,武双双陷入了沉思。

终于觉得自己不能自私的隐瞒下去,抬起头——

“董涛,我——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“啊?”

“阿武,我……我知道你最讨厌欺骗,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听我解释。”一边说着,他一边抬起了头。

“傻瓜,没事的。你说,我听着呢。”感觉到他的唇在轻微的颤抖,她伸出手温柔地摩挲着他的手背,轻轻的说。

武双双也是女人,即使她如何的铁石心肠,但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,她也是跟普通的恋爱女子无异,更何况,她自己又何尝不是隐藏了起来。

她心有愧疚。

(Ⅴ).

“其实,”董涛的眼神又往旁边飘去,几秒后似乎终是下定了决心,转头对上心爱女人关切的目光,“其实我是警察。”

“…你…,”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,她改了口,“然后呢?”

“刚认识你的时候,我正好在追查一个案件,就是我第一次遇到你的那天,你还记得吧?那个时候,不想让你牵扯进来,所以我就隐瞒了这个身份。后来……”他停了停,望着她,“后来,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你,随着时间的增加,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……”

董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,退下去的红潮又涌了上来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(Ⅵ).

——原来、原来是这……样。

“傻瓜。”

——原来,你就是那个一直以来的人。

“对不起,瞒了你这么久。”他难过的语气飘了过来。

——为什么是你。

“你啊,这又不是什么大事,吓死我了,还以为你要说你得了什么绝症啊喂。”

——为什么,为什么会这样。

“小鬼灵精怪,就你脑洞大,你还真想我得绝症啊?”

——现在这个消息,比起得绝症来似乎也好不了多少。

“蛋糕还吃不吃啦。”

“吃吃吃~你喂我啊。”

“小样,看你今天生日不跟你计较。”

——这枚戒指……恐怕我是……

武双双低头切蛋糕,看着自己的手,愣住了。

——我不想哭。

“阿武?”

“没事,我就是太开心了,第一次被自己喜欢的人求婚,第一次给喜欢的人做蛋糕,第一次……”武双双看着董涛,泪水还是忍不住涌了出来。

“还说我傻,我看你才傻。”

他紧紧抱住她,轻轻地摸着她的头,闻着她身上的味道。

他觉得现在、此时此刻,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。

(Ⅶ).

——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…………


评论

© 梁安之 | Powered by LOFTER